本站域名可出售转让,联系QQ:984014
当前位置:文昌资讯网历史幻魂鸽
幻魂鸽
2024-02-01

神秘房客

牛得草住在六楼,楼顶的平台是他一家独用的,还有一个四十平方米的阁楼。自从不准养鸽子后,就没什么用处了,牛得草决定把阁楼租出去。

广告贴出去两天,房子就租掉了。房客是个男的,二十多岁,我们姑且称其为房客A。奇怪的是,房客A住进阁楼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转眼过了一个月,牛得草去收房租,却怎么也找不到人。倒是在平台上发现了一只陌生的鸽子。

因为找不到房客A,牛得草就把房子又租给了别人。第二个房客是个中年男人,我们称其为房客B。

牛得草经常到楼顶上逗鸽子玩,以前那只鸽子又带来了一只鸽子,两只鸽子和牛得草越来越熟,不再怕他了。不过奇怪的是,牛得草也从来没看到过房客B。

又一个月过去了,房客B没有来续租。连着遇上两个奇怪的房客,牛得草就多了个心眼,他在自己的门前楼梯处安装了监视摄像头,这是到阁楼的必经之处,有人上下都能看见。

第三个房客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我们称其为房客C,牛得草亲眼看着老头带着简单的行李搬进了阁楼,然后就没看到他出来了。牛得草查看了所有的监视录像,确实没有老头下楼的痕迹。

奇怪,既然没有下楼,那一个大活人怎么会不见了呢?第七天的时候,牛得草终于忍不住了,决定打开阁楼的门进去看看,万一那个老头是出了什么意外呢。

牛得草有备用钥匙,他满怀疑惑地打开了阁楼的门,连大衣柜都检查过了,就是找不到老头,但老头带来的行李都在。

牛得草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为什么会出现这么邪门的事?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前两个房客也是无声无息就不见了。

不可思议

突然,牛得草听见一个声音说:“好累啊!我们早点休息吧。”接着是另一个人的声音:“今天玩得真开心!”第三个人说:“如果我们的秘密被人发现了,肯定有很多人想加入我们。”

这三个人的声音听着都耳熟,牛得草仔细地听着,突然心里一惊,这正是先后三个房客的声音!

牛得草轻轻地开门出来,却不见三个人的身影。又听了一会儿,牛得草确定,说话的人在阁楼顶上。刚好,阁楼里有人字梯,牛得草搭好梯子,爬了上去,就见阁楼顶上只有三只鸽子,并排趴着,根本没有人。上一页1234下一页

小时候的我,经历的稀奇古怪的事情太多,所以胆子变得异常的小,特别是在农村里面那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更是叫人不寒而栗,哪怕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我惊出一身冷汗来,可是越怕越诡异的事情也就随之而来。下面讲讲一个真实的鬼事:

小时候的一天夜里,正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听到我家的小黑猫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声,犹如万箭穿心,一声接一声的惨叫声彻底的打破了静得可怕的黑夜,这声音让我清醒了不少,睡意全无,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小猫好像被人从空中重重地摔在地上,发出巨大 砰砰 的响声,我壮着胆子,摸出放在枕头边上的手电,蹑手蹑脚的带着心脏发出 咚咚 的害怕声,准备出去一探究竟。我打开门,摁下开关,一股亮光照过去,可是小猫根本没有在乎这束光,我注意到小猫那两只眼睛里发出让人窒息的两道绿而带红的诡异的光芒,只见他龇牙咧嘴的,好像用牙齿咬住一个什么东西一样,使劲的拖拽,那头像拨浪鼓一样甩来甩去,那爪子在地上东抓西刨,爪子与地发出的摩擦声让人感觉心都要炸了一样难受。嘴里发出不再是平时温顺的 喵喵 声,而是发出让人听而生畏的怒吼声,声声直插着我的每一根毛细血管。我再也受不了了,跑上去,大声吼道 滚,干啥!死猫。 猫听到突如其来的吆喝声,望了我一眼,突然一溜烟不见了踪影,我正纳闷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了回来,还朝着那才跑去的那个方向狂叫了几声,我拽着它的脖子带着它向卧室走去,我把它放到地上,可能由于刚才的发疯已至于现在精疲力尽了,它圈在地上,仅仅几秒钟就打起了呼噜。

娃子,邻居家的张大爷昨天晚上死了,人请我去帮忙,快起来了,饭放锅里的,妈走了。 我妈走过来把我叫醒对我说。

我一看墙上的挂钟,一觉睡到10点了。我想跟着妈过去看看,可是我不敢,因为我从来没见过死人。我一下床就看到了小猫匍匐在地上,怪了,我看到小猫的头上、脚上,几乎没毛了,光秃秃的,弯下腰仔细看,猫头的秃顶上好像被什么咬过一样,还留下了几个血红血红的齿印,我把猫爪子翻过来看,里面渗有像肉丝一样的白皑皑的还带着一点腥味的东西,死死地卡在每个爪齿之间的缝隙里,我拍了拍小猫的脑袋,思索了良久,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上一页123下一页

牛得草尽管胆大,这时也吓了一跳。他揉揉自己的眼睛,不可置信地问:“刚才是你们在说话吗?”

左边的鸽子开口了,是房客A的声音:“你能听懂我们说话吗?”

牛得草张口结舌地嗯了一声。

中间的鸽子说:“真奇怪,为什么你能听懂?别人都听不懂的。”听声音像房客B。

牛得草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听懂,他好奇地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会说话呢?而且听声音像是租我房子的人。”

右边的鸽子回答说:“没错,我们三个就是租你房子的人,我们都变成了鸽子。”

牛得草有些不相信地问:“你们真的是我的房客变的?”

三只鸽子说,当然是真的,普通鸽子怎么会说人话呢,他们分别讲了自己变鸽子的过程。

房客A说,他是大学毕业,家在农村。搬来阁楼的那天,他一个人站在平台上发呆,想着疯涨的房价,他对自己的未来感到很绝望,看着平台上还没有拆除的鸽棚,头脑里闪过一个念头,自己活着有什么意思,还不如一只鸽子,可以自由自在地到处飞,也不用为房子发愁。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金色的鸽子,金鸽送给他一根金色的羽毛,说只要用这根羽毛在头上画三个圈,就能变成鸽子。他相信,随手拿起羽毛就在自己头上画了三个圈,结果真变成了鸽子。

房客B是个工人,四十岁了还买不起房子,老婆嫌他没用,和他离了。搬来阁楼的那天晚上,他站在楼顶,看着万家灯火,一时悲从心起,很想飞身跳下去。这时,一根金色的羽毛飘到他面前,一个声音对他说:“只要用这根羽毛在你头上画三个圈,你就能变成鸽子。”他毫不犹豫地就照做了,因为他实在厌倦了这样的人生。

房客C倒是有套五十来平方米的小房子,是以前单位分的,房改时买下来了。但现在儿子大了,要结婚,买不起房子,他就把房子让给儿子结婚了。搬来这里的那天晚上,他就发现了两只鸽子,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把儿子带大,老了却要独自住到这样的小阁楼。他越想越难过,觉得自己还不如那两只鸽子幸福。然后,他也是在那根金色羽毛的帮助下,变成了鸽子。

听完这个神奇的故事,牛得草好奇地问:“那根羽毛还在不在?真是太神奇了,能借我玩几天吗?”房客A最后答应把金色羽毛借给牛得草玩几天。上一页1234下一页

玩的就是你

拿到这根神奇的羽毛,牛得草很兴奋,他要这根羽毛,不仅仅是好奇,他是想把一楼的于多多变成鸽子。

提起这个于多多,牛得草就很恼火。当初他买六楼的房子,就是为了能在楼顶养鸽子,结果由于鸽子粪掉到一楼的院子里,于多多把他告了,法院判决他不准再养鸽子。惟一的嗜好被剥夺了,每天还要爬六楼,这对于已经退休又没有亲人的牛得草来说,是非常痛苦的事。想到于多多那么讨厌鸽子,如果把他变成鸽子,那多好玩啊,牛得草越想越兴奋。

第二天中午,牛得草去拜访于多多。于多多很意外,牛得草满脸堆笑地说了一大堆赔礼道歉的话,于多多不好意思再绷着脸,让他进了院子。

牛得草走在于多多的后面,迅速地用那根羽毛在于多多头上画了三个圈。奇迹真的发生了,于多多在瞬间变成了鸽子。他慌乱地拍打着翅膀,惊恐地问:“怎么回事?”

牛得草像搞了恶作剧的孩子一样开心地说:“因为你得罪了鸽子的神明,所以神明把你变成了鸽子。”

牛得草知道于多多的老婆中午会回来,他不敢久留,关上院门回家了。

回家后大约半个小时吧,有人按门铃,牛得草开门一看,是于多多的老婆,怒气冲冲的样子。牛得草心里七上八下,难道事情被于太太发现了?牛得草试探着问:“有什么事吗?”

于太太没好气地说:“你到我家去看看吧!”

牛得草更加不安了,但还是跟着于太太下了楼。于家院子里,有棵柿子树,树上落着于多多变成的那只鸽子。于太太指着鸽子对牛得草说:“这是你养的鸽子吧?法院都判了不准养你怎么还养?这只鸽子快把我弄疯了,我一回家它就围着我不停地叫!”

牛得草悬着的心放下了,原来于太太还不知道鸽子是于多多变的,这就好办了。

这时,于多多见了他们又激动起来,飞过来在于太太头顶上盘旋着,焦急地说:“老婆!是我!老婆!是我!”

于太太对牛得草说:“你看到了吧,真是烦死了,如果你不把你家鸽子弄走,我还要去找法院。”

这时于多多说:“你告诉我老婆,我是于多多变的。”

牛得草心想,如果鸽子的话这个女人能听懂,她可能会相信,但如果是我说,她肯定不会相信。于是他就说了,于太太果真是不相信,还气得骂他。牛得草对于多多说:“你看我说了她不信。”然后他把于多多哄到身边,一把抓住了,对于太太说:“刚才是开玩笑的,但这只鸽子真的不是我养的,如果你不信,你就把它杀了吃掉吧。你知道的,我爱鸽子如命,从来舍不得杀掉我的鸽子。”上一页1234下一页

这是午夜时分的宿舍楼厕所,没有人,甚至连老鼠都没有,死寂得一如幽暗的湖底。

东向,隔着三间寝室,四道白墙,是林晓的寝室,同样死寂。

林晓穿着一条白纱睡裙,孤零零地站在寝室中央,竟能清楚地看得到厕所里正在发生的一切,清晰得仿佛坐在电影院第一排看电影。

便池黑洞洞的下水道口,阴恻恻的像只鬼眼。

一个婴儿的头缓缓地从里面探出来,扭动脖子向左右看了看,接着把脸对准了林晓的方向,他似乎也能看见林晓。

他的脸上满是褶皱,两只老鼠似的瞳孔居然血红,迸射出凶狠的光芒。

他继续往外爬,爬得有条不紊。

小手,身子,小脚丫,他终于爬上来了。

他盘腿坐在洁白的便池里,两只小手抓住了胸口的胎衣,像一个成年人脱掉毛衣一样,缓慢地把自己从胎衣里蜕出来,接着,他抓住便池突出的边缘,水淋淋地爬上来。

林晓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他继续爬,身后还拖着一道肮脏的水迹,仿佛一只暗红色的巨大蜗牛,全身亮晶晶地爬过走廊,静悄悄地爬向她。

门无声地开了,他来了!

门缝里先探出一颗小小的头,一眨不眨眼地盯着林晓,咧着的小嘴里粉红色的牙床若隐若现 他在对着林晓笑呢!

他慢慢挪动小小的膝盖,近了,越来越近。

林晓转身想逃,脚下却如同生了根,根本无法动弹。

那双冰凉湿滑的小手已经轻轻搂住她裸露的小腿,开始向着她的身上攀爬,丝丝凉意透过薄薄的皮肤一直渗透进骨髓里,一个阴森而尖细的声音从脚下幽幽传过来:你杀了我妈妈,我无处可去啦,那我就跟着你吧!一辈子跟着你吧!

一声惊叫,林晓猛地睁开眼来,腿上的冰凉瞬间消失了,相反,却是一头灼热的汗水。

她看到了悬挂在阴影里的浅紫色风铃,一缕晨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射进来,墙壁上,周杰伦酷酷的笑容看起来有些灰暗。

一个噩梦!

这个梦,半个月来她已经做了八次。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当然有原因。

她也知道原因,一切都源于半个月前那个晚上。

那个晚上,才是个不折不扣的噩梦。

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心底里突然升起一股硬邦邦的绝望,也许她将一辈子为那件事所累,被它钉在良知与负疚的耻辱柱上,永远不得超生。上一页1234下一页

文昌资讯网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984014